房事房市,不要动不动就老拿房价高低说事儿_国内楼市_资讯_乐房网

房事房市,不要动不动就老拿房价高低说事儿

发布日期:2019-08-13浏览次数:136

"

不要老拿房价高低说事儿(汪汪)

同志们,不要动不动就老拿房价高低说事儿。

因为,房子者,家庭之大事也;房事者,夫妻之大事也;房市者,国家之大事也。夫妻之间的房事且不论它,中国的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对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有着无可置疑的影响,也无需赘言,现在单论房子。

房子是不是家庭的大事?历史已给我们响亮的回答:是!

人生在世,四件大事,衣食住行,哪件不是大事。衣、食、行相对比较好解决,因为在看这篇文章的人,基本上都跑起来喝了碗粥裏紧了衣喘气。住就比较难以解决了。如果一直住在父母家里,听到的总是唉声加叹气;如果一直住在亲朋家里,看到的总是苦笑加白眼。那就自己出去住吧。地道桥洞,即使到万不得已,也一般都很难考虑的。租个房吧,运河岸上的院子呀、独致逸墅啊、御墅临风啊一个月没个万儿八千的,这些就先别想了。那就租个与大地母亲最为亲近的平房吧,中南海旁边的四合大院,找了半天,却门儿都找不着。在栋栋高楼之间找了间平房,却忍受冬天哆哆嗦嗦跑公共厕所的寒冷。那就狠下心,扔出三千大洋搬上楼。这样,住的问题解决了吧,没有。为啥,租房还是不方便,租着租着就想买房了。到楼市里一转,这房哪买得起啊,单价又贵,面积又大,总价更是直比奥运精神----更高更快更强!得,先存几年人民币再说吧。好不容易提了职,加了薪,娶了个美眉,再看看房吧,才深刻体会到“生活的矛盾在于日益上涨的房价与不断缩水的薪金之间的矛盾”的论述。几番下来,不禁是愤怒,而是如鲁迅《纪念刘和珍君》一样:“我已经出离于愤怒了!”

那就说说房价,那就骂骂开发商。解气吗?解气!问题解决了吗?没有,一样很难。正常吗?正常!因为你终于体会到了房子是家庭的大事,而且是不得了、了不得的大事。

房子是家庭的大事。作为乡间老百姓,让我们平心下来想一想,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在乡村时候的生活吧!“老婆孩子热炕头,攒钱盖房娶媳妇”,解决房子问题多难啊,基本是一辈子的事情,多少人没为孩子盖上房子而永不瞑目(可怜天下父母心)!作为城市平民,让我们平心下来想一想,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翻身得以解放,政府无偿地分配给我们四合院或筒子楼的某一角落,让我们幸运地品味幸福。而“幸福总是短暂的,快乐只有两分钟。”分房子的时代,房子问题依然是困难;不分房子了,房子问题就更剩痛苦了。提上议事日程的大事,总是议而不决,总是决而不行!没办法啊,因为买房不是买绣花针,岂能不以为然,分分钟搞定!买房不是买油烟机,岂能举重若轻,省省几天就搞定!买房不是买自行车,岂能举轻若重,省省几月就搞定!买房不是买电视机,岂能心存向往,省省几年就搞定!而纵使,纵使是个电视机,还有十七吋、二十吋、二十五吋、五十二吋,还有黑白、彩色、背投、液晶、等离子,且不说价格高底,哪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的事情!连在天堂门口与中国老太太闹嗑的美国老太婆都还了一辈子的贷款呢,买房这事我们才提了多久!“安得广厦千万间(请给我十间)”的美好愿望没有问题,“长安居,大不易”才是我们应该正视的课题。

梦回唐朝。依然“长安居,大不易”。

白居易同志啊,你说说是不是这个理儿?你父母在你老家下邽时总没让你睡桥洞吧?咋个你非要跑到首都啊中心啊之类的长安来呢。本来,来长安也没什么,住几天旅馆旅游一下也就罢了,关键是你还想在此一居,“但愿长醉不愿起”,那当然是“大不易”的问题了。刚来长安你就抱怨,咋个长安的房价这么贵呢,那时我就劝你,重庆市武隆县鸭江镇上的房子就不贵,你去那里买吧,可你坚决地摇摇头。虽然你有中国诗歌大学的本科证有美国家里敦大学的硕士证,但也不能说我就应该给你工作、送你房子吧?除非你买的彩票中了2.8亿元头奖还差不多。否则,你就只能努力地找工作、不断地谋升职,累死累活不说,还得抽出空闲时间谋个兼职,想办法猛赚外快,比如给太子小朋友当个家教什么的(白哥官至太子少傅)。许多年打拼下来,蓝领变成白领,白领变成金领,你满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不!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前进,长安已向国际化大都市发展了。你到长安才多少年啊,你就看到了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六环了吧,估计没多大功夫就要“把把十环”了,房价自然也跟着一个劲上涨。因为不只是你一个人想买房啊。长安作为首都,作为政治中心,哪个不爱长安门啊,有条件的如各地的刺史、司马等官员,自有人花“十万雪花银”在这里置业;长安作为经济中心,哪个不想到此发财啊,有条件的如湖西煤老板、湖东走私狂等大佬,随便扔几托钱就能砸垮一栋楼。各地的平头老百姓也不得了啊,听听这样的话:“没办法啊,为了让孩子上中学,享受长安的教育资源,我只有在通州买房了”、“我在长安大学旁买套房,儿子毕业后如果留京可用,如果不留京卖了就是了”、“小秘还是放在长安好些”……晕?先别急着晕。还有呢,奥巴马一印钞票,好多资本都急了,投资啥,“先把长安的紫园给买了吧,1亿元一套能否增值不管了,先保保值再说吧”。面对这些需求,你想让房子不涨价,确实强人所难啊!连李氏亲戚房地产公司都在新闻发言中称,开发商不是政府,房子不是救济品,也不是普通商品,一万元的时候你嫌贵,两万元的时候你嫌贵,降到一万五,你还是嫌贵,只有到像东京的房子的时候,你就不嫌贵了。你都觉得要反驳李氏亲戚房地产公司十分为难,作为升斗小民,我等哪敢论房价的高低啊。

哦,小白居易们,你知道房子是家庭的大事了,不拿房价高低说事儿了,这样看就对了唦。

"
  

热点楼盘更多..